我的个人网络私密空间

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:打击拐卖会导致某些村落消失?如果是,那就让这些“地狱村落”消失吧

2022年1月28日,博主@是段小姐来了 发布了一段微博视频引发网友热议,视频中一女子被铁链拴着,口齿不清,疑似为江苏徐州丰县欢口镇8个孩子的母亲。

视频显示,在一处简陋的小屋子里,一名女子穿着棉裤、上衣单薄,其脖子上拴着一条铁链,铁链上的锁垂在女子下巴下方。女子旁边有张床,脏乱不堪,床上还有一碗饭、一个馒头。但该女子似乎无法与人正常交流,无论拍摄者怎么询问,女子的回答都难以听懂。

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,这个活得“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”的女子的“丈夫”董某民却开通了社交账号,大讲生养孩子的诀窍,还带货、打广告。

他依靠“妻子”视频带来的热度,疯狂赚流量、揽钱,而且丝毫不管不顾公众对他的质疑。

受害女子杨某侠与人渣董某民
受害女子杨某侠与人渣董某民

自视频曝光后,关于女子的身世有诸多猜测:拐卖、囚禁、强暴、被迫生育……

最终事情的走向直指:拐卖妇女

经公安机关侦查,董某民(男,55岁,丰县人)涉嫌非法拘禁罪,桑某妞(女,48岁,云南省福贡县人)、时某忠(男,67岁,东海县人,桑某妞丈夫)涉嫌拐卖妇女罪,上述三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(政府与媒体都在保护人渣败类的信息啊!唉!)。

虽然,该女子已获得救助,在医院治疗,官方也给出通告,会继续调查疑点,处罚相关人员;但是,正义还是来得太晚,她受到的伤害实在太多,时间太长了。

揭露拐卖妇女罪恶的写实电影《盲山》

江苏徐州丰县欢口镇拐卖妇女案件的意外告破,获得了无数人的关注。

《盲山》的导演李杨则发育版权来让大家转发、观看,以便让更多的人看到拐卖妇女背后的黑暗。

李杨放弃版权鼓励人们《盲山》,多了解拐卖妇女的罪恶
李杨放弃版权鼓励人们《盲山》,多了解拐卖妇女的罪恶

这是是李杨在2007年全资拍摄的一部电影。

由于经费有限,影片画面粗糙,取景皆是在内地偏远的小山村。

至于演员,除女主黄璐是科班出身,其余基本为当地的村民。

可就是这样的“配置”,让本片一经公映便引发轰动,在电影节上大放异彩,提名多个重量级奖项。

正如导演接受采访时说的,本片贵在故事真实:它揭露了世界黑暗而又真实的一面,批判的是人性。

最戳人心的永远是揭开伤疤,挖出毒瘤。无论看过多少遍这部片子,但是每一次看都五味杂陈。

故事一开始,一名叫雪梅的女大学生,为了赚钱贴补家用,在好朋友的引荐下,找到一份工作。

她们跟着领导来到偏僻的山村。

期间,朋友和领导借机离开,只留下雪梅傻傻地在原地等候。

中间不知过了多久,雪梅醒来,发现自己昏睡在一个小黑屋内。

她慌乱地跑出来,发现钱包和身份证不翼而飞,另外,村里的一家三口告诉雪梅,她被“家人”以6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其当媳妇。

雪梅听后,不敢相信。

然而,此时一切都晚了,没有亲人的她,在这里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看似朴实的一家三口。

儿子过了试婚年龄,没钱没文化没工作,没能力还好面子,只想着搞到一个给自己暖炕头的女人。

老两口更简单粗暴,对“儿媳”没别的要求,就想赶紧抱孙子。

眼瞅儿子太笨,便亲自上阵,帮着他强迫雪梅,让儿子强奸她。。

当雪梅顺利怀上孩子,老太太甚至下跪痛哭,让她一定不要作贱身体,务必生下健康的宝宝。

讲真,看到这一幕,厂长内心难以言喻。

同为女人,同为母亲,老太太难道不明白雪梅正在经历怎样的虐待和折磨?

让人绝望的是,帮凶还有很多——

人面兽心的乡村老师:他屡次以帮雪梅逃出去为由,侵占她的身体。

野蛮的村民们:他们共同筑起村子的“铜墙铁壁”,把雪梅一次又一次地追回来,对她拳打脚踢,毁掉她求生的唯一出路。

还有麻木的妇女们:同样是被拐卖到村子的她们,非但没有给予雪梅信心,相反,她们用所谓的“好言相劝”,助纣为虐。

虽然,雪梅的父亲与警察几人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解救她,但是,村委会的人联合村民一起耍赖暴动搞对抗,而警察竟然被逼走了,恶梦继续……

当然了,最令人痛恨的莫过于“买卖双方”。

他们导致无数人遭遇悲剧,经历身心痛苦,精神崩溃,让无数家庭支离破碎,实在是令人发指。

拐卖妇女的惨案仍时有发生

当电影照进现实,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我们,拐卖妇女的案例不在少数,而且,持续在发生着。

除了文章开头的“徐州女子”,还有四川大学生小青。

她的遭遇更惨。

15年间被倒卖3次,期间被强暴、毒打,生育两次。

小青被找到时,头发乱成一团,身上穿着破棉花布,歪坐在潮湿阴暗的窑洞里。

被拐卖的四川大学生小青
被拐卖的四川大学生小青

此时的她,已经精神失常,认不出亲人,也无法讲出真实的想法。

正如我们所见,尽管不愿承认,“拐卖妇女”的现象却是铁的事实。

导演李杨,拍摄《盲山》的契机之一,就是看到一则新闻。

新闻中,一名女孩被拐到山村,为了逃出来她杀害了丈夫……

对于受害者,我们往往总是提醒,让她们提高警惕。

但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

因为这是社会问题,是法制问题。

此前,人大代表张宝艳建议对人贩子终身追责,加大量刑。

回望过去几十年,由于信息量寥寥无几,此类案件侦办难度极大,而妇女被拐卖时间越长,受到的伤害就越大。

有买才有卖。

罗翔曾从法律的角度分析:

他认为单一加大贩卖人口一方的极端量刑是存在一定风险的。这或许会间接导致人贩子在犯罪过程中,更凶残、更肆无忌惮,危害被拐卖者的人身安全。而更有效遏制犯罪的途径之一,是提升收买方的法定刑。

不可否认,国家打击贩卖人口多年,但该现象仍屡见不鲜,离不开很多落后地区,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:

“没钱娶媳妇,就花钱买个”

这句话被这些人说的轻描淡写,包括文章开头“徐州女子”事件中的人们,都没有“人贩子”的概念,并不认为这是在犯罪,这就像《盲山》中描述的全村全民“犯罪”的现象,太真实,太可怕了。

有作家曾提出,如果打击拐卖现象导致村落消失怎么办?

对此,借用罗翔的一段话——

如果天塌下来,正义才能得到实现,那就塌吧。

我们要勇于自己拿起手术刀给自己动手术,刮骨疗毒,让这种反人类的,突破人伦底线的,破坏社会和谐的交易彻底消失。

来自:电影工厂(vipidy),原标题:关于她的丑闻,越扒越恶心。

有删改

想看电影的朋友可在这里下载:经典高分写实电影「盲山」DVD无水印:诠释拐卖妇女的罪恶,揭露人性的黑暗【1.36G】

看完该文章有什么感受?
转载请注明来源:雨飞叶 » 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:打击拐卖会导致某些村落消失?如果是,那就让这些“地狱村落”消失吧

评论 抢沙发

理智防人:耳听可能假,眼见未必实。安全拒绝:我要想清楚,明天答复你。

网站建设与资源变现上网学习找资源教程